暖文章网
  • <small id='0fki95e9'></small><noframes id='vmplb8fq'>

      <tbody id='a7mr7710'></tbody>

  • “创卫”,董南在行动 时间:2020-09-15   点击:  栏目:故事

    董南组,地处中心集镇西北,因“五河一集”而成名“夏集”的古老董河正流淌于此;南与金夏纺织公司以邻为伴。 最近,因铺天盖地的“创建国镇”宣传,董南也沸腾了。 今晚紧急开会,主题就一个“拆”字。 散落于一家一户的旧厕所、废猪圈、鸡窝鸭棚、柴草堆,还有路边“披舍子”、“扒扒屋”等,本就有碍观瞻,活在街面上的董南人,光想着挣钱,一直都没把这些当回事,荒废都很多年了。 8点前后,参会的人陆陆续续慢条斯理晃荡过来,坐满了本元家堂屋的里里外外,老式的四仙桌被围成了中心圆点,上首一把椅子,那本产队长(协管员)的专座。 赶来旁听凑热闹的妇女们多数拱身来到两头里屋,直接坐上床,等着领导发话。 今晚来了村里新领导——祥子。 刚刚接替张会计分片在董南。 事前,他做些了功课。 因“前官”算是“土著”人士,弟妹的家也都在董南,邻里家边都算是她的叔子大爷,一直“好好好”到如今,却让祥子摊上了“创卫”这件大事。 看这位“客官”,从包里抽出一大把资料,红的是倡议书、公开信,彩印的是健知识宣传折页等,他逐一分发到人,“确认每一个眼神”,一副憨态可掬的圆脸上始终挂着微笑,打着招呼。 新官来上任,谦虚客气一番是必须的。 开场白倒是简洁明快,几句自我介绍后,直率的祥子直奔主题:“这两天,镇里村里接二连三开会,就是认领”创建国镇的任务清单“,他扬了扬手里的红头文件,”创建的目的意义什么的,我也不念这文件了,大伙儿这几天听得多了,看得也多了,广告牌子都树到了你们家门口了。 “是的,他可能是指的是那两块安置在夏陆爷和王老虎两家院墙边的大幅宣传展牌。 ”我看今晚董南的各位大老爷们、婶婶奶奶们来得也比较全,当着大伙的面,我们把任务摆一摆,当面锣、对面鼓地对接到位。 ‘创建’是件大好事,请给予理解和支持!“停顿一下,他也不管顺不顺,信口套上一句路边灯杆上的广告词:董南(夏集)是我家,创建还得靠大家啊!”。 紧接着,他朗声读起了那份拆除清单,哪几户的旧茅厕,几户废猪圈,大路边几户小屋、鸡窝,还有三两家草堆等等。 未等读完,烟雾阵阵升腾起来,充满了整个堂屋,一时杂音四起。 “说拆就拆,哪有这功夫啊!”谢三爹爹抢白了一句。 “拆,有补偿吗?”,三洋子本来嗓门大,亢奋起来吐沫星子乱飞,没人敢抢他的话头:“去年,南面三阳河一公里范围内的养殖户大拆迁,国家还有补偿呢。 ”“不拆还能摆摆杂耍东西,拆下来就是一堆垃圾,拖运还要倒贴钱”,建成皱着眉头,叽咕出几句实话:“不拆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守住这块地盘。 日后还可以栽些果树,长些花草什么的。 一拆,不就被公家给管起来了?还有我们的自由吗?”,心底里,大家跟他一样都存下了这份私心。 其实,大道理面前,这些都属细关末节。 无非是个“利”字作祟。 祥子早已料到,不指望这一次会议能够立竿见影说服大家。 “国家镇”,响当当的名片,对居民素养的要求当然是很高的。 作为年轻的村干部,就是要先了解他们的心思,尽量照顾到他们的关切,以后才能领着他们干事情呢!无论在哪,人的境界总会有高有低,董南也不例外,祥子坚信这一点。 临来开会前,他已向张支书讨教和会商过:董南,还是要树起几个好典型,特别是当下任务重、头绪多,要赶紧把队长给选定下来!祥子清了清嗓子,理了一下思路,先与大家开起了玩笑:“大伙看看,这么大的烟雾,肯定会伤肺呢。 以后到公共场所,可不能再吸烟了,被罚款别怪我没提醒你们!”除了几个老烟枪,许多人还真的自觉地掐了烟头,听祥子继续说下去:“董南组,多厚实啊,临靠着集镇,能挣到活便钱。 多少出去的人千方百计想着要再回产组还是需要一个内当家的管事,有收入要分钱,有用度要支出,有杂工要分派,收割机插要人去安排。 更为紧迫的是,现在”创卫“任务下来,更需要一名同志村里组里来回操劳这档子事情。 我知道,自从夏老队长撂下这副挑子,这一职位就一直空着。 今天顺便请大家举荐举荐,议定下人选,早些个走马上任啊!”触此敏感话题,顿时炸开了锅。 有一位刚冒出请夏老队长重出山的话头子,这边夏本勤双手直摇:“老了老了,身体吃不消了!”当场拒绝没商量;有的说让刘老三来干,他一直算是&ldqu产班子成员”,这人蛮有公心的。 得到的回复又是另一辙:真的没空,“创建”事太多,我问不了,也管不好;也有的建议让谢二爹爹来干,他是老干部了,每月除了几天出差跑供销,平时有的是时间。 话声未落,早被谢二奶奶给挡了回去:“趁早别提这话,我不想受这闲气!”一时你一言我一语,各抒各理,就像从前的开会,大家都是在相互抬杠、漫吵中散去。 今晚巧了,也许是给这村里新派的领导留面子,不能黄了他这首场秀的缘故,还真的站出了一位:“既然大老爷们个个这么推三阻四,这”带把子“的真不够意思!我今天倒要毛遂自荐,这队长我来当,大伙有没有意见!”坐在里屋的王茂芬拨开人群,跑到祥子面前报上名号。 铿锵玫瑰,掷地有声。 一阵惊愕过后,劲爆的掌声刷刷响起,困挠董南多年的难题终于一锤子敲响了。 “好!好!好!你干,我们支持!”一帮妇女们首先表态应和。 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臆测中的剧情被恣意反转,实打实地上演着。 葛老师今晚也在坐,一时为他的嫂子担起心来,大哥在外打工,照顾两个孙女上学,已是够她忙的了,还要当这队长!……平时爱管闲事的三洋子见没人选他,偏偏却有“穆桂英”出来挂帅,心里一时也不舒坦起来,他就只认“牝鸡不能伺晨”的老理:董南的事,一个娘们能问得了吗?真的料想不到,一个平时并不起眼的妇女,她真的飚起来也是那么的豪放,能量大得吓人:“都是乡里乡亲的,为公为私做些事管鲍之交的故事,又有什么不好!”茂芬显然是有些动情激越:&ldquo镇组户,说到底,说是该拆的拆,该清的清,该扫的扫,该注意的地方我就多提醒提醒。 找些好事来烦烦,值!”就这样,从这天晚上起,祥子和茂芬搭起了班子。 后来的工作出人意料的顺当。 他们用起各个击破的“兵法”手段来,不厌其烦地轮番一对一上门做起思想工作。 建成家开在东岳亭旁的意不错,他和女儿德鸾整天在店里应付顾客,忙得不可开交,今年又租了两间,说是要代理什么电器产品的业务呢。 要他歇下来回家拆猪圈,的确很难!这日,祥子找到建成谈心,承诺帮他女儿申报创业项目,办理“三证合一”手续,可获5000元的创业基金呢。 只隔了一日,建成的猪圈就悄悄地自己给拆了,现场清理得干干净净。 左奶奶一直占着金夏公司围墙外边一块地,年年长些瓜果蔬菜,路人也有顺手摘条把黄瓜或蕃茄解解渴,倒也是无所谓。 今年的黄瓜已打起朵、撂了滕,前几天她刚搭好瓜架子。 老人家心里也在犯嘀咕,瓜菜怕是保不住了!果不其然,第二天,茂芬笑盈盈地来了:“左奶奶啊,今年你家吃的蔬菜我全包了,你到我家去看看管鲍之交的故事,韭菜、黄瓜、大椒、茄子多得很,你想吃,什么时候都行。 千万千万得把这块地让出来,公家马上要来清理呢!”左奶奶听得心里潮卤,索性放下心来,反正是块外快地,公家要布绿化,拿去好了!“。 如今烧大锅的是少了,谢三爹爹似乎保留了这个传统。 其实他家也是闲下来偶尔烧上一次,孙子、孙女就喜欢嚼嚼这大锅的圆宝锅巴。 这不,他每年得在老场边堆上草垛,隔三差五来抽上一捆回家。 这几天,他也犯着难:看来这草堆也得拆啊!前天,村里来过一位”环境巡视员“,”那厮“不打一声招呼就动手推,硬是没推动!也许那人岁数也大了,或者是草垛堆得实在。 ”想先斩后奏?没门!“三爹爹心里这么想着。 两天后的一个晚上,祥子找到他,又是递烟,又是打招呼,还关心起他的两个小宝宝,礼貌周全得让三爹爹有些不过意,还没等祥子说到草堆的事,他倒是先主动开了金口:两三天内保证把草堆给处理了!往后,伢子要啃锅巴,一个字:”买“!正中下怀的祥子,乐得他立即起身到电瓶车篮里拎来两大包”乔米锅巴“,”一点小心意,送孩子们的!“,一时让三爹爹惊喜得不要不要的。 家住氾夏路边的刘老三一直靠着出租钢模和脚手。 他每日辛辛苦苦把模板铲得干干净净,抹上废柴油,在自家门口码得齐齐整整,这一堆就是十多年!前两年城管也曾来人动员他把模板拆走,说是上面有人要来参观集镇建设,恁是没有做通他的工作。 也是,这么多的模板,一时也难找地方存放,人家还得指望着它度日月呢!公家做工作也人性化多了,没有再作强求,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如今的”创卫“环境整治,听说力度特别大,他的一家子都在耽着心思。 想别来什么管鲍之交的故事,偏偏来什么!这不,今晚,祥子联手茂芬,双双登门造访他家。 一番寒喧、家长理短的问候,老三知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这钢模上!偏偏两位干部并不着急,茂芬更是别有戏路。 她真心实意地问老三:早知道你儿子在南通工作,房产也置下了,今年二十八了吧?今晚我们是专程来送好消息的,不知你愿意不愿意、配合不配合?”像是故弄玄虚卖关子,老三一时也来了性致,追问个究竟。 茂芬打开,这才一字一句解释说:我朋友一女儿,和你儿子一样大,真是巧了,也在南通工作,长得水灵着呢!如果你一家子愿意,这就将她的微信号给发给你儿子,试着联络上论文,说不定还是天作之合呢!“真像本山小品段子里金句:”缘份啊!“等茂芬再次登门,老三自然是情不自禁道了喜:”两个伢子谈得不错,有戏!“。 激情中的刘老三同样也像是被俘虏了似的,主动扯上正题:”创卫“是大事,我们作点牺牲算不得什么,只要公家帮我协调好地方,我立马把钢模给拆走!”古老的董河,豪无夸张地说,它就是董南的母亲河。 祖祖辈辈依傍着它,靠着它滋养这一方土地。 做伢子时就是在这河里学会的游泳,呛它几口水那是我们的福分!“樊哥内蒙出差刚回来,面对这新来的干部祥子,不由自主地发起感慨:”如今河床高了,水质也差了,拆桥建涵闸,流通也不畅了,凭良心讲,是该到好好清淤一下了“。 虽然,今年开春樊哥儿刚放进去千把块钱鱼苗,有些不舍。 可面对公家接下来要进行的水环境治理这档子大事,他还是表现得很大度。 到底是在外面混的,很义气,当下表态:”本来前两年养的鱼也是分送给本组人尝尝的,不养也罢,就让公家来清淤吧。 以后也不再养了,喂饲料,放水草,自然会脏了这条河“……就这样,为了”创卫“,董南人都悄然而又积极地参与了进来! (2019/06)
    勤俭节约的故事 销售小故事 管鲍之交的故事
      <tbody id='n3z87dyo'></tbody>
  • <small id='v81pwt59'></small><noframes id='2ucc043s'>

    
      <tbody id='iv4uzs72'></tbody>

    <small id='45cz65vz'></small><noframes id='lh1uyf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