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文章网
    <tbody id='q7r93ges'></tbody>

  • <small id='wfc1ywqs'></small><noframes id='ouzj24sh'>

    记一次让我喜出望外的采蘑菇经历 时间:2020-09-07   点击:  栏目:散文

    又到进山采松蘑的季节了。 七十年代初,每到这个季节,村上都要放几天假。 而村里的学校也会给学生放农忙假。 县里的外贸站会派人深入农村,现场收购加工,出口到外国,去换取宝贵的外汇,支援国家建设。 村里人采蘑菇(当地人管这叫抓山)卖了蘑菇挣点现钱。 家里过日子,一年到头就指望这几天抓挠点现钱,购买火柴咸盐零七八碎过日子的物件儿。 学生们也指着抓挠点山货换取买书本纸笔和学杂费现钱。 松树蘑,学名叫红松茸。 红蘑土豆片儿,猪肉粉条炖红蘑,小笨鸡炖红蘑是咱们东北传统的有名的特色硬菜。 早些年过年,城里人都拿它当招待稀客的山珍。 现在因为被冠以绿色无公害而身价倍增,愈发稀缺了。 七二年秋天采蘑菇的季节,我也加入了抓山的大军。 打上了绑腿,戴上了只露出眼睛的披肩帽,带上套袖,脚蹬一双能护住脚脖子的农田鞋,全副武装故事,拿了一个一米长半米宽四十厘米高的大号荆条筐,迎着晨雾向山里走去。 村里人对我笑道:能采到蘑菇吗?装备的可够齐全的。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上那座山上有蘑菇。 而从小在山沟长大的人们对大山的地理却像对自己的手掌纹路一样熟悉。 我漫无目的的爬上柳树沟的山梁,雾散了,蓝天白云,微风拂面,松涛阵阵,鸟鸣悦耳。 我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学童时代,那首:小鸟在前面带路,风儿吹着我们,我们像小鸟一样,来到花园里,来到草地上席慕容散文精选,是学童时代每天伴随我走向学校的歌儿。 人生得遇如此境界夫复何求?心旷神怡席慕容散文精选,宠辱偕忘,飘飘欲仙了。 不经意的,我看见左侧的山坡有一片栽种不过五年的马尾松林子。 还没抚育过,树枝茂密,林中积年落下的松针厚厚的,很平坦,有那么多闪着荧光,泛着暗红色的花儿一样的东西。 是松树磨!我要进林子里去,才发现低到贴近地面的树枝可不是那么让你可以轻易钻进去的。  为了可爱的蘑菇。 豁出去了。 我干脆俯下身子,几乎是匍匐着,蛇行着爬进了松林。 眼前,身体周围没有别的东西了,只有一片片,一堆堆的蘑菇。 林子里悄无声息,只有我的推动荆条筐和爬行发出的沙沙声。 不到一个小时,筐就满了,贪心的我撅了一把蒿子秆儿,插在筐沿上,把筐子加高了三十厘米。 实在装不下了,我钻出林子,扛起足有五十斤的蘑菇,依依不舍的向村里走去。 轰动了!当地人捡了这么多年蘑菇,也没碰到过这么幸运的的好事儿。 纷纷询问我在哪儿采的,还能采着不?我回答有。 不知怎的,我突然有些内疚,我采的太多了,我又不需要卖蘑菇换钱。 看我不好意思的样子,村里人说席慕容散文精选,过两天还能出一茬,采不净。 多好的乡亲,多厚道的山民,多慷慨的大山啊!时至今日,每每回想起来,我还是兴奋不已,与人分享的欲望按奈不住。 所以写了这篇散文,希望看见的人分享我的快乐。 20200905
    赞美母亲的散文 江南烟雨散文 励志的散文 席慕容散文精选
      <tbody id='8xjrsg8e'></tbody>

    <small id='fiq4kvxz'></small><noframes id='2jtk6xbv'>

    
  • <small id='vin3fnpv'></small><noframes id='e2vb5mcd'>

      <tbody id='8k22qi3p'></tbody>